第四卷 第一一二章 底气十足(大结局)

第四卷第一一二章底气十足(大结局)

佝偻的身体,毫无光泽的皮肤,醒目的老年斑,灰白色的犬牙,因为花白而显肮脏的头发,如果不是漫天爆裂的气势和地上犹自荡漾的巨龙血肉,这个被魔偶召唤来的血魔鬼只是一个好像随时都会开始腐烂的老人。

老的不能再老。

刺鼻的血腥气中夹杂着让人窒息的腐败气味,老人味。

魔偶、白骨琴和屠刀三件血族圣器的表情全都是一窒,愣了片刻之后,魔偶和屠刀飞快的扑向老吸血鬼,刚刚还暴戾凶悍、准备开始屠杀的目光又被泪光覆盖。

老吸血鬼满眼爱恋的伸出手,轻轻抚摸了魔偶和菜刀小子的头顶,淡淡的说了句:“这么多年,受苦了。”

哇哇两声,两个小家伙再次放声大哭。

董阳觉得自己身上,沿着脊椎骨两侧,鸡皮疙瘩就好像波浪一样一层又一层的荡漾起来,魔偶现在可还是个巨大的胖子。

尤里就站在小神经病身后,刀条子脸上写满了惊讶,低声问:“是……该隐?”

董阳摇摇头,这个血魔鬼他认识:血族战士之王,十三亲王第一位,布鲁赫。www.zjgze.com 八戒小说网

魔偶的悲伤很快就被兴奋代替,充满得意的望向董阳这一群人,很有些小人得志的哈哈大笑:“不用愁了,外面那些龙甲都交给我了!”说着,举起肥胖的手掌讨好的拍了拍老布鲁赫地胳膊,呲着牙满脸媚笑。

据说,布鲁赫亲王早已经达到了神祗的实力。却心甘情愿的为血皇统领战士之族,留在世间不肯成神。在血族看来,该隐大帝只是一个象征,一个图腾,而布鲁赫亲王才是真正的死亡的代表。

白骨琴最近一段时间早就跟董阳的那些追随者混熟了,叮叮当当的唱着炫耀:“布鲁赫大人是血族最强大的战士,早知道奥特奥特能把大亲王召唤来,根本……”

董阳的笑容却有些苦涩,踏上一步把自己所有地追随者都挡在了身后。旋即金光流转,在并不算太宽敞的地洞里荡起了一层层绚烂的光华,左手是一只厚重的金色盾牌,把他的大半身都遮挡起来,右手是尖锐锋利的长梭,这个造型是跟罗马战士学来的。黑色的眼睛里,目光凛冽,充满了敌意。

奥特奥特一愣,瓮声瓮气的焦急道:“阿喀琉斯,收起敌意……”

布鲁赫的目光中却闪烁出了一丝意外:“你知道?”

董阳目光警惕地苦笑着:“以前不知道。不过现在知道了。”

布鲁赫的獠牙已经被岁月磨砺的灰白和残损,正随着他的笑容而微微颤抖:“你挡得住?”

“挡不住,”董阳老老实实的回答:“不过也得挡!”

侍奉该隐的血魔鬼何止千万,上次在乞力马扎罗隘口召唤出阿刹迈亲王,就已经是极端的幸运,这次再召唤出布鲁赫,董阳就算是妄想症,也不能相信自己能有这么好的运气,一直以来二郎神的运气,一般一般。

奥特奥特皱着眉头看了看小神经病和布鲁赫亲王。有些迟疑的摇头:“不可能吧,血魔鬼地应招是不可预知的,即便是大亲王……”

老布鲁赫干枯的脸上渐渐浮现起诡异的微笑,没理会变成大胖子的魔偶,径自问董阳:“在血族位面的时候,你给我讲维萨米拉缇在这里地经历之后。我拍了拍你地肩膀。”

董阳脑门上的青筋猛地突突跳了两下。当时老布鲁赫伸手拍他肩膀,就像有一根烧红了的长针,狠狠刺进了他的身体,当时他还以为是因为老亲王听说自己女儿的遭遇,一时之间心情激荡,不自觉的行为。

“那是个魔法标记,当奥特奥特再次召唤血魔鬼的时候,标记就会启动。直接把我传送到你们的身边。”

咕咕地笑声。从大亲王地喉咙里挤了出来,好像他的喉咙太窄。原本舒畅地笑声在挤压中已经变得好像怪猫的哭泣:“我负责守卫着血系通往其他位面的通道,不过我却不能随便跨越,以我的实力会违反其他位面的创世神制定的规则,虽然我不怕他们,但是总不想给大帝找太多的麻烦。这个方法,就好多了。”

当强大到影响实力平衡的生物跨越位面,就会触动规则的限制,好像在一年前从冥界穿越到剃刀大陆的亡灵怪物巴斯克,神祗规则就创造了白板来制约他。

对于大亲王这个级别的强大怪物,就算是普通位面的创世神恐怕也未必是他的对手,当然没有能力利用自己的规则来制约他,但是大亲王无缘无故的穿越,其他的神祗一定会找到血皇门上去骂街。

接受召唤的跨越,是被神祗认同并允许的,不会触发规则,大亲王搭乘着奥特奥特的召唤而来,办完事情再回去,神不知鬼不觉,谁也不打扰。在剃刀大陆上,大亲王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维多利亚轻轻的走上了一步,站在董阳身旁,轻轻问道:“他是……霍尔娜的父亲?”

大亲王的女儿在很久以前逃离了血族位面,来到剃刀大陆,规则对她的惩罚,让她失去了几近永恒的生命,不过在这里吸血鬼王女爱上了当年的太阳帝国圣阶魔法师罗拔科夫,最终利用血族的秘术,让罗拔科夫在死亡之后得到新生。小贝就是罗拔科夫的新生。

不过小贝没能继承罗拔科夫的记忆,只延续了一半的吸血鬼血脉。另一半则让老康给抢走了。

这些事情,维多利亚和小贝都已经明白了,现在一个力量看上去根本无法想象的老吸血鬼出现。辣妹很快就猜到了他的身份。

董阳点点头还没说话,老布鲁赫就再次发出让人汗毛倒竖地笑声:“卓尔,呵呵,你长的的确很像维萨米拉缇,不过你不是她,只是相像罢了,倒是你,年轻人类”,大亲王缓缓的转动目光望向了小贝:“我在你的身体中感到了我女儿的气息。你就是罗拔科夫?”

说着,大亲王的目光陡然凌厉的一闪。

小贝闷哼了一声,苍白英俊的脸上闪过了一层殷红,一闪寂灭,即便是一个堪堪达到圣阶地强者,也根本没法承受布鲁赫刻意对他迸发的充满了威胁的威势。

“罗拔科夫是罗拔科夫,我是我。”小贝的声音平淡而冷漠。

大亲王似乎对小贝的回答感到了些许意外,微微一愣之后才继续笑道:“这就是人类的倔强?你的生命,是因为罗拔科夫的死亡,你的感觉传承自罗拔科夫的灵魂。所以你才会找一个和维萨米拉缇长相相似地卓尔做你的妻子,傻瓜,你根本无法抹去罗拔科夫留在你灵魂深处的烙印。”

小贝侧头看了一眼维多利亚,声音轻的好像清晨第一颗凝在凤尾草上的露珠:“这重要吗?”

维多利亚的目光温柔而明亮,那股与生俱来的妩媚才此刻已经变成了最坚强的肯定:“没什么比我们在一起更重要。”说完,突然辣妹叱喝一声,随之一抹黑色的锋锐扯烂了空气,在咆哮中绽放了煌煌怒意,向着大亲王激射而去。

箭矢在堪堪射入大亲王身体的瞬间,突然消失了。

董阳刚忙撑起自己硕大地护盾。把维多利亚和小贝都护在了后面,同时眨着眼睛,在心里猜测着那支长箭会从哪里钻出来,他见识过维多利亚的箭技,在空中转弯或者钻入地面后在钻出,是她的拿手好戏。

维多利亚苦笑着摇头:“别找了。箭被老家伙蒸发了。”

三千龙甲已经飞抵龙域的上空。不过并没有发起攻击,当大亲王突然出现之后,墨索里尼控制住龙甲,取消了对巨龙的攻击,当然,只是暂时的取消,现在地墨索里尼正睁着眼睛,在哭泣骨雕中兴奋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这个娘们现在没有了董阳灵魂契约的约束、被困在骨雕里成了器魂、又掌握了毁灭世界的力量。现在已经变态了。

大亲王似乎对卓尔的攻击不太在意。只淡淡的说:“你长得实在很像维萨米拉缇,所以我决定原谅你。恩,你可以再像我射两箭,我都会原谅你的。”听他的语气,似乎很鼓励辣妹继续射下去。

“而真正让我感到棘手地,是你啊。”说着,大亲王地目光再次投向了小贝:“一个父亲,面对害死他女儿的凶手和女儿血脉地延续,究竟该怎么做呢?”

菜刀小子一直在一旁傻愣愣的站着,没怎么说话,听到大亲王的问题,立刻摩擦着长满了铁锈的声音回答:“把凶手杀了,然后把血脉延续者抚养成人。”

一只鼓鼓胀满脂肪的大脚丫子直接把菜刀小子踩道脚底下,魔偶现在也是一脸的危难和困惑,他和小神经病相处了大半年,感情不错,也喜欢辣妹和小贝夫妇,而大亲王对他来说就是半个长辈,现在看来大亲王特意用魔法坐标来这个世界,心里惴惴不安生怕他是来找麻烦的,现在一肚子怨气全发泄在老实巴交的老八身上,一边踩还一边骂道:“让你抢答,让你抢答!”

布鲁赫对圣器间的打闹早就司空见惯,也不理会两个小家伙,充满了复杂情绪的目光在小贝身上来回巡梭,小贝面无表情的和他对视着。..??

一阵嘹亮的长啸声由远而近,小神经病身后的追随者们先是一愣,旋即无一例外面露喜色,他们之中最强大的家伙赶回来了,潮汐君王尘封。

片刻后,众人眼前一花,尘封已经变成彪形大汉出现在地洞中,豪爽的笑声震得所有人耳朵嗡嗡直响:“阿喀琉斯,你没事吧!唔……好像力量更强大了!”

董阳呵呵傻笑,点点头。用手里的长梭指了指还伏在半空中的大亲王,示意尘封小心这个人。

不料尘封却大大咧咧地挥挥手,一脸的不在乎:“多余害怕,没事!”

就在一群追随者刚刚长出了一口气之后,尘封继续说:“他要想杀人,咱们谁也活不了,害怕也多余,看他心情吧!”说着,吹起口哨去研究正在角落里软成一团的正版老鼻涕去了。

小贝的脸色也平平淡淡的:“你最好快点决定。杀的话我就拼了,不杀的话你就走吧。”在场的一群人中,只有三个人的表情很正常,维辣妹、小贝和大亲王,其他地人都把紧张两个大字刻在了脸蛋子上。

大亲王还没说话,尤里哼了一声,身上的黑色火焰猛地一闪,旋即尽数收敛,走上了几步和董阳、小贝夫妇三人并肩而立。

古力也走了上来,黑白龙、小神经病的一对儿女、闻讯赶来的小美女莎娃纷纷迈动脚步。和董阳站成一排,金龙阿斯旺和银龙娜瑟莉犹豫了一下,也走了上来。

两个年轻的自然魔法师也想走上前,被圣阶老菲利普一把抓住。

食人魔老康目光游移,假装没他啥事。

所有人都高高挺起了胸膛,收起了武器,尘封说的没错,面前的大亲王根本强大到无法抗衡,这是超越级别的战斗,甚至说。他们加在一起,都无法抵挡老吸血鬼的一声叹息,他拥有神祗的实力,只要他愿意,一句话就是一个规则,根本无法悖逆。

老布鲁赫摇摇头回答小贝:“我也不知道。至少要有个理由。”

不杀小贝地理由。或者杀死小贝的理由。

“一个女人为了自己的挚爱而死,作为女人的父亲,是应该杀死那个人还是留下他?”一个苍老的声音在众人身后幽幽的响了起来,老菲利普把女儿女婿挡在身后,突然开口了。

老布鲁赫微微皱眉,饶有兴趣的望向老菲利普。

老菲利普的目光毫不犹豫的迎了上去:“我的妻子在生产地时候死去,作为丈夫,应该杀了女儿为妻子报仇。还是把后半生的疼爱尽数倾注到女儿的身上?血族的亲王。别做傻事!”

董阳心里一暖,不过很快感觉这些话有些不对劲。但是又想不到不对劲在哪里。

即便全世界的智慧生命都觉得不对劲也没关心,只要大亲王觉得对劲就行,老吸血鬼突然哈哈大笑直到半晌之后,大亲王才在剧烈的喘息中停止了笑声,侧头问身边地魔偶:“快说,要我干什么,完事了我们回去!”

老吸血鬼地话,让所有人都喜形于色!就连一直绷着脸的辣妹,身体也猛的颤了一下。刚刚已经能够提到嗓子眼的心脏彻底掉到了后脚跟,踏实了。

奥特奥特似乎一下子没转过弯来,喃喃的自言自语:“是啊,要你干什么?”

大亲王的转变算不上突然,但是他太强大了,让所有人都感到了几乎要崩碎神经的压力。

奥特奥特总算清醒了,在确定了大亲王的微笑之后,转头望向小神经病:“阿喀琉斯,一会我就走了……”他地话还没说完,突然一阵哇哇大哭响了起来,小赛娅骑着特洛伊,呱嗒呱嗒地跑上来,一头扎进了这个大胖子的怀里,赛娅两只白嫩地小胖手牢牢抓住了胖子,说什么也不松开。

空气中微微荡起一阵涟漪,奥特奥特放弃了使用一次老鼻涕力量的机会,眼泪汪汪的抱住小赛娅,眨巴着眼睛什么也说不出来了,这些小家伙体型相差不算太大,平时在一起天天追跑打斗,感情好的不行。当然了,追的是小赛娅,跑的布娃娃,打的是布娃娃,斗的也是布娃娃。

三个小东西凑在一起吧嗒吧嗒的抹眼泪,奥特奥特一边抽搭着,一边跟小神经病说:“阿喀琉斯,你要我帮你做什么?”

大亲王似乎在老菲利普的帮助下解决了一个困扰自己很久的烦恼,心情变得不错,一低头伸手抓起了魔偶:“阿喀琉斯身上有我地魔法坐标。在血族位面,我随时可以把他从这里抓过去,你想他了,我就把他抓来玩几天,然后在把他从通道扔回去!”

布娃娃眼睛一亮,又伸手指着其他人,抬头看着大亲王,小神经病吓了一跳,赶忙阻止:“不行。种魔法标记太疼,赛娅和特洛伊可受不了。”当爹的都这样,就算自己的孩子是杀人王,也觉得他弱小可怜的不行。

布鲁赫摇摇头:“不用,让董阳带着他们就可以了,不过人不能太多,会触发大帝布置的平衡!”

这下董阳阵营里所有和布娃娃关系良好的人,眼睛都亮了。

布娃娃琢磨了一会,又提问题:“那我要是想回来呢?”

布鲁赫不耐其凡的挥挥手:“我给你开放通道!”

布娃娃尖叫一声,跳起来一把抱住了布鲁赫的胳膊:“这是你说的。不许反悔,给我开放通道,我想去哪就去哪!”

布鲁赫咕咕地笑着:“不过我估计会回去以后,两条腿会被大帝大成一个蝴蝶结……”

布娃娃立刻不笑了,这种可能在很长程度上是存在的。

董阳突然对着亲王问了个问题:“你能创造出一个身体,来容纳灵魂吗?”一边说着,一边从怀里取出哭泣骨雕,放在手里掂了掂。

墨索里尼站在骨雕里,全身都紧张的发颤。

大亲王沉吟着回答:“黑暗生物可以,光明生物就不可能了。最好是血族生物,我最拿手。”

“那卓尔呢?”

“可以。”

董阳欢呼一声,直接把手里的骨雕递给了魔偶奥特奥特:“帮墨索里尼塑造一个身体,然后……”他的话还没说完,突然一阵号角般铿锵悲壮的龙吟,从头顶上激涌的响起。远远的从龙域上空拱涌着气浪。像四面八方播散而去!

龙域上正在和三千龙甲对峙的巨龙,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那些强大地傀儡龙,引颈发出古老而纯正的龙吟,在威严中尽情绽放着自己的威势,终于,半晌过后,所有的傀儡龙都从天空中摔落,重重的跌碎在龙域上!

墨索里尼在知道自己即将恢复身体。回复自由之后。立刻抹去了那些效忠于骨雕的龙甲的生命!

自由和毁灭的力量,黑暗巫师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前者。而且,一旦她离开骨雕重新拥有身体,就不再是器魂,到时候三千龙甲究竟是听她的,还是听第一个主人老鼻涕地,谁也说不好。

魔偶把手里的骨雕递给了大亲王,维辣妹急忙在一旁补充:“样子不能太美,不能比我美,力量也不能比我更强大!”

大亲王笑着点头……

这是一个所有人都毕生难忘的情景,在没有任何魔法波动的情况下,空气中的黑暗气息从四面八方被剥离出来,凝聚在大亲王的脚下,渐渐凝聚成一具凹凸有致地身体,骨骼、内脏、肌肉、皮肤、毛发,最后一层层黑色气息不停地涤荡着那具赤裸的身体,最终充足的黑暗力量在皮肤上留下了一层属于暗精灵的魔法符文。

至于灵魂的迁移,在小神经病的眼中,就是一道光芒,从大亲王咬破自己之间而滴落的一滴鲜血中炸起,穿透骨雕最终留在了卓尔的身体中。

从开始到结束,只不过十几秒钟,新地墨索里尼睁开了眼睛,快活地活动着身体,两腿开阖长的老大。

小神经病还没来得及打上马赛克就黑屏了,莎娃地手及时的遮住了他的眼睛。

墨索里尼苏醒的同时,老布鲁赫已经拉起三个血族的圣器,一步跨回了魔法门,甚至都没有再看维多利亚或者小贝一眼!最后消失在魔法门之内的,是布娃娃那只拼命摇晃的小手。

老菲利普直到现在才长出了气,摸着自己的下巴磕等了一会,在确定半空中的魔法门已经关闭,大亲王听不见自己的声音的时候,哈哈大笑,对着一群强者眉飞色舞:“还是我劝走了老吸血鬼。老人的睿智与哲理……”老头子本来想使劲夸夸自己,不过看大伙都目光冷淡,觉得有点没滋没味,直接切换了话题:“阿喀琉斯,你怎么谢我?”

董阳撇了撇嘴巴:“刚才没跟我站一排的,我都记得住。”

老菲利普脸色一呆,随即望向站在一旁搓手心地食人魔老康:“康斯坦丁陛下,我有事跟您说,我们先上去。哈,上去……”

这时候,白板大人还在望着那个惩罚深渊的入口奋力奔跑……

第二天,肉山醒了,充满疲惫的睁开了眼睛,当他的力量被奥特奥特抽走,神祗曾经的惩罚再次降临,在失去力量的保护下,老鼻涕根本无法对抗神祗对所有雅兰蒂斯人的诅咒,一天之后。他就痛苦的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普通人。

老鼻涕在成为普通人之后,面临的最大地问题就是减肥。

一双仿佛斯里兰卡黑宝石一样的眼睛,映入了老鼻涕的眼神,在他还精神恍惚的时候,董阳的声音已经柔和的响起:“雅兰蒂斯人的光荣曾经存在于这个世界,即便神抹去了那些痕迹,但是也无法否认,它们曾经真的存在……”

尤里斜靠在一块大石头上,巴巴利亚在他身旁低飞。不解的嘎嘎问道:“主人,巴巴利亚不明白,主人为什么还要对那个胖子做精神攻击,杀了不就得了?”

尤里的刀条子脸上也写满了纳闷,摇摇头没说话。

董阳满脸惊愕地打了个榧子:“你真不知道吴家窑?”

大胖子这才从催眠中醒来,咬着腮帮子恼羞成怒:“去你的吴家窑。老子不知道。没见过,没听过。”

“那你干嘛说你是吴家窑的?”

“我什么时候说过……”如果胖子现在还有力气,一定会伸出两只大巴掌使劲一拍,把那张看上去讨厌到极点的脑袋挤扁。

董阳想了想,一脸苦笑的对着大胖子说:“等你回复了力气就走吧。”

老鼻涕一愣:“你不杀我?”

“你又不是吴家窑的人。”董阳小声嘀咕着,一脸的啼笑皆非,扭头走了。

两年之后。

大海中,在尘封和无数只白板的清剿下。海妖已经几乎灭族。海面上的毒雾飘散,再难找到一只强大的海妖。

龙域里歌舞升平。金龙阿斯旺成了新皇,不思进取,酒池肉林,娜瑟莉怀孕了,成天找阿斯旺要金币,据说这样能够保持准妈妈地心情愉悦。

老虎嘴依旧在大海中飘荡,没有人上去过,也没有人想上去。

大陆上现在还是乱成了一锅粥,其中罪魁祸首之一就是维京后裔,这群人都是战争狂人,给个馒头就去当雇佣军,并且在战斗中保持着极高的职业道德和专业水平,他们的首领阿卜杜拉曾经谦逊的说:爱好,纯属爱好。

不过两个势力渐渐占据了在大陆争霸中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一个是食人魔大帝国,一个是矮人大联盟。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小神经病此刻正一脸焦急的在房门前走来走去。

终于一声嘹亮地啼哭,打碎了所有地压抑和沉默,董阳叫了一声就要往屋子里冲,两眼放光的喊道:“生了!生了!”

小贝和尤里一左一右紧紧抓住了他,不过他们望向门帘的目光,也充满了喜悦和好奇。

过了半晌,黑暗精灵维多利亚才脸色古怪的从屋子里走出来,妩媚的目光中还残留着震惊的影子,对着小神经病勉强笑道:“母女平安。”

董阳哈哈大笑,猛的挣脱了小贝和尤里,一头扎进了房子里,嘴里还在大喊着:“是女

突然,大笑声戛然而止,在片刻的沉默之后,惨叫声冲天而起:“怎么会……”

莎娃斜靠在床上,小心翼翼地捧着宝贝地襁褓:“阿喀琉斯,你知道的,我地母亲是黄金矮人,女儿继承外祖母的血脉,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惨叫声继续:“可你从没告诉过我,黄金矮人的女婴也会长胡子啊!!”

哇声嘹亮,黄金矮人的女婴哭起来,果然底气十足。

(全文终

推荐阅读:

带着高科技闯江湖 寻龙太保禹陵后裔 被虐死后嫡女满级归来杀疯了郑瑾瑜谢裴煜 美男咱有话好说 逆天邪神:重生龙白 末世纪狂欢 超神术法武道家 狂徒下山,手握十封婚书 王腾 明末自卫军 影帝是个嗲精 缠痴错爱:权势上司虐宠妻 原魔祈愿系统 终极:黑道少年,开局从监狱释放 神医下山:开局九封婚书星空野狼 时光术士 整治软饭男 老子扶贫三年,这是大秦? 反派:女主偷听我心声人设崩了萧禹 相望于江湖 清翡传 都市之最强狂兵 毒妃休夫后强嫁病娇邪王 仙逆之朱雀传 诸天扫码成神 最终生路 亚丁神座 史上最强女主角 学术的信仰 无敌外挂王 安逸时光皆因你 禁法传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