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你要娶我?

大床上,苏浅浅无聊地望着天花板。

她心里是不慌的。

毕竟江厌离的腿还需要她来医治,她相信,为了他自己的腿,江厌离也会想办法把她带回去的。

浴室门被打开,尉迟昱披着浴袍,一脸餍足地朝苏浅浅走来。

他在床上坐下。

手轻轻抚摸苏浅浅的脸颊,“饿不饿?抱你下去吃点东西?”

苏浅浅抵触地躲开他的手,“不用你抱,我自己可以起。”

在江厌离救援她之前,她得让自己保持体力。

苏浅浅从床上爬了起来。

薄被散落,露出她满是吻痕的玉体,一颗颗红梅,十分的旖旎暧昧。

尉迟昱看着这一幕,喉头微微滚动。

苏浅浅感觉到男人的眼神变得色欲,当即操起身后的枕头朝他丢去,“看什么看?没见过女人啊。”

丢完,她便用被单把自己裹了起来。

脚刚着地,苏浅浅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往前跌去。

她腿软了。

眼看脸颊就要和地面来个亲昵接触。

这时,一只大手突然横在了她腰间,将她稳稳托住。

一抬头就对上男人那冷俊无比的脸庞,苏浅浅气打一处来,扬手就是一巴掌。

“禽兽!”

挨了一巴掌,尉迟昱也不恼,跟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般,直接把苏浅浅抱回床上。

然后他去衣物间拿来一套睡衣和内裤递给她。

苏浅浅也没客气,接过就套上。

她刚穿好,尉迟昱就抱她去洗漱。

苏浅浅腿软没法走路,也懒得矫情。

过去三年,她经常被尉迟昱弄得下不来床。

每一次逃跑失败都会换来他变态的占有,她早就习惯了。

事后都是尉迟昱伺候的她。

若他们之间没有夹着仇恨,若他没有妻子,苏浅浅还蛮喜欢他在床上的表现的。

毕竟他在床上越疯,显得她魅力越大。

只是掺杂了前两样东西,他对她的占有只会让她觉得恶心。

一楼的餐厅里。

苏浅浅看着坐在她对面,矜贵优雅,实际里外都烂透了的男人,垂眸轻轻说道,“尉迟昱,这个世界上,不会事事都如你所愿,我也不会一直任你摆布。”

她扬起眸,微扬的唇角透着孤注一掷,“这是你最后一次这样对我。”

“我——绝对不会再给你践踏我的机会。”

之前她受制于他,是为了父亲。

如今父亲已经身亡,能让她有所眷恋的,是她对这个世界上仅存的一点热爱。

她想活着。

如果江厌离不帮她,那她也只能豁出去了。

她已经习惯了在天空翱翔的自由,又怎甘愿做这囚笼里见不得光的金丝雀儿。

仿佛听懂了苏浅浅的话外之意,尉迟昱收紧了手中刀叉的手。

他眸光深浓且复杂地注视着苏浅浅,“我没娶她。婚约取消了。”

苏浅浅一愣,随即笑了笑,“然后呢?你要娶我?”

尉迟昱垂眸,没作声。

苏浅浅很清楚,他不可能娶她,他的母亲也不会允许他娶仇人之女。

而她,也不会嫁他。

她此生嫁谁,都不可能嫁尉迟昱。

江厌离比苏浅浅想象中来的还要快。

两人正吃着早餐。

门外就涌进来了一群警察。

在警方的开路下,商姝推着江厌离缓缓地来到餐厅门前。

看到江厌离和商姝,苏浅浅放下手中正吃着的早餐。

“感谢尉迟先生的招待,我哥来接我了,先走了。”

拿纸擦了擦嘴,苏浅浅起身便要走向商姝和江厌离。

只是刚起身,手腕就蓦地被人握住。

尉迟昱目光晦涩复杂地盯着她,“不要走。”

苏浅浅盯着他看了两秒,随后毫不犹豫地拉开他的手,快步走向商姝和江厌离。

商姝过来握住苏浅浅的手,上看下看一番,“没事吧?”

苏浅浅摇头,“没事,我们走吧。”

尉迟昱没有拦,大概知道自己拦不住。

回去的路上,苏浅浅感激地看向江厌离,“谢谢你没有食言,愿意为我的罪他。”

江厌离表情淡淡,“你还没把我的腿治好,我自然不会不管你。”

“如果治好了,你就不管我了?”

苏浅浅不满地嘟囔。

江厌离实话实说,“治好了你就是我恩人,我更不会对你置之不顾。”

“这还差不多。”苏浅浅满意地笑了笑。

江厌离没有再作声。

商姝则是握住苏浅浅的手,眼神无声地慰问着她。

苏浅浅冲她浅浅一笑,小声表示自己没事。

只是目光在看向窗外的时候,眼眸有一舜的暗灭。

如果他能早点退掉婚事,如果她爸爸还活着,他们之间也许还有可能。

只是现在……

太迟了。

她已经不可能再爱他了。

从苏浅浅攀上江厌离的那刻起,尉迟昱就知道,他再也留不住苏浅浅了。

可即便如此如此,他还是顶着冒犯江厌离的风险,把她带了回来。

他真的太想她了,想到哪怕要被下绊子,也想再拥抱她一次。

他大可拼尽一切,把她抓走,然后远走他乡,可苏浅浅前面的话,让他不敢那样做。

之前,苏浅浅为了逃离他,不惜自残,他没把握,在没有她父亲作为软肋可以拿捏她的情况下,将她强留在身边。

他怕她和半年前那般,为了逃离他,不惜往自己身上捅刀子……

站在楼顶,看着远去的轿车,尉迟昱的心仿佛也被抽空了。

从小,母亲就告诉他,是苏明害死了父亲,所以他恨极了苏明。

所以在苏浅浅说喜欢他,问他能不能当她男朋友时,他顺势说自己也喜欢她。

那个时候的苏浅浅真的很单纯,他说什么,她就信什么。

还主动把他引荐给她爸爸,给他找寻他爸爸犯罪的证据。

尉迟昱至今还记得,苏浅浅得知是他报警抓的她父亲时,那满脸置信的表情。

“为什么要那么做?为什么偏偏是你举报的我爸爸!”

他是怎么回答的呢?

他说,“因为我答应和你在一起,就是为了这一天。”

她满眼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你跟我在一起,就是为了搜寻我爸爸犯罪的证据?”

他看着她,语气很凉薄,“是。”

她瞬间崩溃了,哭着问他,“你有没有爱过我?”

他怎么可能爱上仇人之女,所以他回答,“从未。”

真的从未爱过吗?

尉迟昱在心里问自己。

答案显而易见。

不爱又怎么会因为误以为她要和别人在一起,妒忌得不惜要挟她,也要把她留在身边?

不爱又怎么会因为她一句宁死也不做小三,而不敢结婚,甚至不惜毁约,取消两订好的婚事。

不爱又怎么会因为她刚刚那带有深意的话,而忌惮不敢再肆意妄为。

只是……

他明白得太晚。

她不会再爱他了。

针灸进行到第三个月的时候,江厌离已经可以行走了。

只是需要借助行走辅助器。

商姝站在不远处,看着借着辅助器朝她走来的江厌离,激动得眼底泛起了泪光。

走到她跟前的江厌离看着她泛着泪光的眼眸,边叹息边抬手轻抚她眼角,“哭什么?把我心都哭乱了,害我摔了怎办?”

推荐阅读:

被迫无奈,我快穿救了星际元帅 囚爱,夜夜贪欢 镇天殿 超神术法武道家 残唐五代第一部:王风委蔓 大帝的挑刺日常 李潇李祸祸 逐步天下 诸天求生:我怎么来到狐狸窝了? 洪荒命格:从大器晚成开始 中世纪人生诺恩阿德勒奥托阿德勒 孤,大商九皇子,开局即无敌 寒冬死歌 娇养笨蛋美人 李程颐陈旭东 顾南乔墨子谦 苟在妖界加点修行 开局从退婚开始海绵宝宝 霍爷,警局有个小奶娃说是你儿子 这主播真刑! 开局一个明末位面 苏沐吴惊 星河之上唐匪边振新 旅行从斗破苍穹开始 领证当天被悔婚,她带崽改嫁豪门 让你当守护兽,你量产大帝? 都市之修魔归来 入门赘婿 请不要逼我做神仙 太古独尊黑白仙鹤 带着系统回大唐 龙在江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